胡语今晚失语了

军训时候欠的国庆都会有的!!


【文评】碧血一洗乾坤净 隔爱山海皆可平||致胡语与《醉乾坤》

原谅我一个午觉睡到现在(军训太楠了)

昂,我一个字一个字看完了。心里头想说的话很多涌上来的只有多谢。大家能喜欢醉乾坤,在很大程度上出乎我的意料。长评里头有一段分析的很对,我似乎只是借了abo的一个壳子,这件事我自己也迷茫过一段时间。后来发现。

大家喜欢的就是他俩,别的并不重要。

能够提到我的结构问题实在非常感谢,能提到问题才是我真的想要的,往后文中会多有修正,或许可以期待一下。

写的很好,非常感谢。

希望之后的文,也能让你们满意。

_曳火燒不盡:

拖了很久的醉乾坤的文评,3k的废话连篇且笔法仓促,望见谅【跪


 


-----------------------------------------


 


“革命青年相爱真的无敌浪漫。携手奋斗、舍生忘死,灵魂无限向对方靠拢又保持独立,坚韧、勇敢而兼有赤诚的天真。


无须亦无暇互表心意,慷慨赴死时相视一笑,便是爱的全部了。”


——by咸粥老师


 


本透明菜鸡为弥补感情缺憾搞了N年CP,冷热圈都是自娱自乐,总不过磕磕绊绊写个千来万把字就爬墙无情,但凡能遇见喜欢的那都是缘分,而像我这样鸡毛的烂人,能遇到缘分都是天公作美了。唯心主义惯了,连一流作家我都爱随自己喜恶不知天高地厚地妄加评判,从不认为火等同于优秀,热圈百花齐放,而我出于刁钻古怪的审美看过一两眼后大都选择敬谢不敏,渐渐也不抱有能遇到美丽邂逅的希望,索性两眼一闭做个码农自己爽了完事,直到我看到醉乾坤第一章。


彼时我在宿舍床上疯狂拍床板,他妈的,终于有篇爽文可看了。


我这几年越活越是无趣自闭,一直很看重所有外在事物给我的第一感受,第一感受好了接下来即便发现瑕疵也是瑜百瑕一(俗称滤镜hhh),但凡能给我感触的我都要致谢,所以在这里要先郑重地感谢 @胡语今晚失语了 老师,感谢她写出了《醉乾坤》。


当我们在写作的时候我们到底在写些什么?我们总妄图写生老病死,写人间戏梦,予人哭泣与欢笑、感动与释然,以此强调笔下每个灵魂的独一无二,强调那些可与世界之大抗衡的悲痛迷惘与爱无疆。醉乾坤做到了,它写的是乱世背景下的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感天动地,这篇文评开头加粗的那段话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太太随手写的感悟,便借用来概括我读到的《醉乾坤》中二位主角的感情——就是这样的,里面的小将军和小副官,他们的灵魂无限向对方靠拢又保持独立,并且坚韧、勇敢而兼有赤诚的天真,所幸他们最后没有慷慨赴死,而是重伤初愈后相视一笑,此后生涯里海清何晏盛世太平。


我看小说习惯性一看人设二看故事最后才看文笔,本理科生对华丽修辞与着重刻画的笔法真无法产生共鸣(大概文盲审美至多这水平),写故事能把想表达的东西说清楚就行了。《醉乾坤》文字平淡冲和,从没有过诘屈聱牙的词句,且里面的人物都十分有趣。有趣的人物是一部小说的主心骨,有趣的人物构成干净利落的情感关系才会增加一篇言情的可读性,我真的不喜感情戏强行矛盾,现实已经很难了,我不愿见到另一个次元里我爱的人还蹉跎于无意义的误会中。所幸是《醉乾坤》的二位没有,二位心意相通至始至终都爱得势均力敌、你情我愿,朝夕相伴生死相随——文里的小将军对小副官几乎没有过外露的情感,换一篇文估计就开始搞血虐的放手/误会梗了,但是这一篇没有,里面二人始终有一种无言的默契,对恋人的感情毫无保留地信任,既可以通晓对方的心意也可以理解对方的顾虑,最后大战前意见分歧吵架也吵不过三句,是我理想中的真爱相处模式了,真恨不得给文中两人毁天灭地的掌声【。


再说昔年欧美三设定,ABO、BDSM、哨向,皆是用外在设定加强主角的矛盾与联系,第一者最易落入俗套(嘛食色性也确实无可厚非)。醉乾坤里倒是没出现平时ABO中那种常见的梗,里面的O居然挺有人权的,基本上能把它当成篇很平常的BL,连肉也清新得不像是ABO(…),发[应该不会被和谐吧我的天]情期也是缠绵悱恻毫不下贱,估计是我这几年ABO看得少了,这种剧情看着新奇也舒服,好像是我这几年来第一次见(?)这设定我真的太可了,毕竟我真不忍心看到自己心头肉被一堆傻逼鄙视。


好了扯回角色。为什么说这篇文是爽文?因里面的每一个正面角色都有思想和智慧,这些在人物的对话里就可以读得出来。纵观剧情,既没有狗血的猪队友拖后腿剧情,也没有尔虞我诈的欺瞒。里面着重描写的三个角色,九辫加上兰玉妹子,都敢爱敢恨,该杀人时就杀人,手起刀落毫不含糊。我所求者,为其赴汤蹈火,我所爱者,为其赴汤蹈火,我所恨者则虽远必诛,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这样坚定的信念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并且这些内容作者在很短的篇幅里都写成功了。小将军感情内敛,但他聪明,《倾心》里小副官问他带抑制剂的事情,那会儿小将军一管黑枪怼过去,黑洞洞的枪口对者小副官,小副官也只是笑着喊了一句师哥,大概是那个时候两人互晓心意的吧(如果理解错了我自己打自己脸),和聪明人说话总不用说太多,这大概也是两人的默契,这段本老母亲看得真是泪洒南海,比看下文的肉还要激动(性冷淡真的对肉不太感冒hh)。


 


天津卫是个神奇的地方,冯骥才先生在《俗世奇人》中评价该地血气刚烈、风习强悍,近百余年来,举凡中华大灾大难,无不首当其冲,因生出各种怪异人物,既在显耀上层,更在市井民间。趣味的地方养出趣味的人,德云里的每个角色都思想独立,那些师兄弟们的嬉笑怒骂里是肝胆相照(师兄弟嫌弃二位秀恩爱的场面看一次笑一次太可爱了),师傅长辈的正容亢色里是照拂关怀(无论是郭先生还是杜公都在帮他们啊)。从天津到危机四伏灯红酒绿的上海滩,里面的一些各地土话、美食风俗也可看出作者下了一定的功夫去考据,能有这样素养的创作者我真的是很敬佩的。


 


胡语是目前我所知道的、整个dys同人坑里我最喜欢的写手。有这样考据的觉悟并且敢于挑战各种风格的灵气写手,是我在德云同人坑见到的第一个…我平时忙也不怎么看文,应该不是唯一一个吧(。)热圈文章浩如烟海,写手中遣词造句能力妥者众,总有人在置顶上细数家珍般罗列喜恶且出口成脏,可谓是“入我粉圈门,知我粉圈苦,进门先站队,交游要清楚”。《乌合之众》云,但凡有圈子的地方就会造成人格边缘化,自我特性会消失不见,思想感情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发展。然而创作者失去这样基本的思辨能力着实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我说不上自己多有底气和实力,也就偶尔能用自己的文字赚点零花的水平,比不得专业人士,只是幸得许多神仙老师提点,无论看文写文都抱着一个奉为圭臬的信念——文章的文笔可以练,架构可以调,但倘若起笔思想格局就输,画地为牢,那么就是练无可练、调无可调。诚然我尊重文化多样性,但凡予人触动在一定程度上便是“拥有了价值”,世人多情,人各有志,很多事情我可以理解,但确实不感兴趣、不想接受,那就江湖路远,不必人人都有交集,anyway, who TM care about your lonely soul. 


我感恩九辫圈能有一个有这样格局的写手,衷心地祝愿胡语才思不竭,所遇皆是与你一样的善人,此后创作路上有诗有花有天地。


 


《醉乾坤》其实是一篇很温柔的文,最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正片里主角团基本上顺风顺水,命悬一线最终也扭转乾坤。我平时也看历史纪录片和战争文献,这篇文虽是乱世背景,但里面对国仇家恨血雨腥风的描写确实没有真切历史中那样鲜血淋漓的沉重,反而是添了一层艺术加工的滤镜,受伤流血也美艳痛快。以电影分镜式写作方法节奏倒很爽利,虽在某些剧情的结构详略铺陈上有些令人懵懂(也有可能是我看文时间跨度太长了脑子不好记不住剧情hhh),但在没有按大纲走的情况下放飞自我写成这样的作品已是瑕不掩瑜,dbq我真的词穷了反正这篇文总体看下来爽就一个字【。


 


乾天坤地,我总会想起《周易》所云的天行健、地势坤,醉乾坤里的九辫二人皆是君子,以自强不息、以厚德载物。便用家国大义与儿女情长酿成清酒一壶祭天地,令万丈天地也为他们哭,在那个世界里,他们最终总会牵握住对方的手站立于迷目红尘中,一如往昔怀揣着高情远致,而我一介飘萍,承蒙上天厚爱,才得以见证他们的现世长安。


 


先前还未知道结局的时候,还会为HE和BE忧虑,但如今看完全不必忧虑,反正无论他们结果如何,都令人十分难忘了。


------好了终于废话完了感谢阅读至此【土下座】

【九辫】饮冰(十八)(电竞au)

🌸大神郎儿x新人辫儿


🌸第一章在合集第二章收获链接嗷。


🌸爱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勿上升真人


十八/

#


    杨九郎并没有食言,全队都回了北京,他还是为了兑现和周九良约的那顿饭在东北逗留了一天。队里从来也不管他,所以也不会管他以公谋私多带一个人留了下来。横竖他们俩也是同一个酒店房间,续一天花的是杨九郎自己的钱。


    东北现在也算有点儿寒意了,张云雷从北京带的衣服有点儿薄,去赶那顿晚饭的时候就套了一件杨九郎的黑色卫衣。顺毛脑袋很乖巧,看上去也显得小,好像才十六七。杨九郎脑子里头有一句之前看ins的时候瞧见的周董的回复。


    “我是在和高中生恋爱吗?”


    张云雷的手插在自己身前的那个兜里头,身子微微往前探了一点儿。


    “十八岁是大一,你这个年纪该考研了。”


    杨九郎哑然失笑,他离开校园其实并不早。后来打比赛的时候,也有学籍挂在大学里头。所以很多时候,他并没有离所谓正常的轨迹太远。张云雷就要显得更特殊一些,高中没上就一头扎进了dys里头,家里头有钱不管他,但是那些按部就班的人生,他一次都没见过。

 

    按部就班。


    这个词在杨九郎心里头走过,他是想让张云雷按部就班的。最优秀的青训营成员,到正式签约,到年度新人,再到一队,最后是总冠军。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最误事,他从一开始看着张云雷的眼睛,就觉得。

大抵是中招了。


    比如说现在,周九良给杨九郎递了一杯啤酒过来。他们打职业的其实很少喝酒,怕手会颤抖,也怕脑子的预判和战术跟不上。但是今天周九良端过来的时候说得明明白白:“咱们说好的,谁带家属来谁喝酒。”


    杨九郎接过杯子偏偏头,余光正好瞟见了安静吃饭的张云雷。十指修长漂亮,正在和自己碗里头的那一只小龙虾作战,红色的壳和白皙的手背放在一起,平白就让杨九郎漂浮着的一颗心着陆了。


    他把杯子里头冒着小气泡的黄色液体一饮而尽,有一点流下来,顺着他的喉结往下流。平日滴酒不沾的战神先生十分阔气地把杯子倒扣过来,让全世界看他喝尽了的空杯子,也让全世界看他的家属。


    张云雷还不知道他怎么了,只是转过头把那只剥好的小龙虾放进杨九郎碗里头的时候,就看见杨九郎那张白得很的脸慢慢地透出了一点儿红来,然后是一整个耳尖,小眼睛迷迷瞪瞪,扭头看向张云雷的时候微微一笑。


    “小孩儿……”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一头扎进了张云雷的怀抱里头,不重,麻麻扎扎的栗子脑袋蹭着张云雷的卫衣。张云雷被吓了一跳,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同桌的周九良和孟鹤堂,周九良十分淡定地夹了一筷子锅包肉。


     “联盟出了名的一滴倒。”


     “他刚刚喝了多少?”


     “那个杯子的话,是一整瓶的量。”


#


    喝醉了的杨九郎就和平时很不一样,平日里头的杨九郎周全温柔,是个在什么情况下都做好了万全准备的队长。有他在前头的时候就万事都不用担心,也不用担心胜利。但是醉了的杨九郎看上去就更孩子气一些,怎么都不愿意上安排好了的车,就坐在东北的路边上耍赖要吃雪糕。


    时间已经不早了,边上的小店铺也关了大半。张云雷蹲在醉汉面前好声好气地跟他商量。


    “你胃不好,咱们白天吃了饭吃好不好?”


    “不好!”


    “那周围也没有雪糕卖了,我们回酒店再吃呢?”


    “不好!”


    “那……”


    “你不喜欢我了!你就是不喜欢我!”


    跟醉汉根本没有道理可讲,他得出这个结论之后眼眶里头就开始迅速积攒泪水。看着张云雷的时候就雾蒙蒙,脸上也不好看的,满心的委屈和难过。张云雷无可奈何,就蹲在杨九郎的跟前,一遍又一遍地说。


   我喜欢你。


   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很早就开始喜欢你了。

    张云雷今晚没有喝酒,可他觉得自己多半也是醉的。因为这样的话杨九郎醒的时候他不会说,张云雷醒的时候也不会说。成年人大概都是这样,把一点儿隐晦的心事全藏在叫人心动的夜晚和昏黄的路灯底下,借着酒精的媒介半真半假地说出口,转头醒来又好一点儿都不承认。


    杨九郎靠在路灯架子上,张云雷蹲累了他都不肯上车,张云雷就坐在他边上,把自己卫衣的帽子套在脑袋上,听杨九郎的一点儿醉话。他天南海北地讲了很多,有以前是怎么打比赛的,有他的战友,有他的队伍,和他的英雄。


    还有他多想做一个英雄,无论是什么。


    时间走过十二点换了一个日期的时候,杨九郎说起了张云雷,他把自己身边坐着的这个当作了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带着点孩子雀跃似的跟他分享自己的珍宝。


    “你知道我们八队的张云雷吧,他现在是我爱人了。”


    “我其实第一眼就喜欢他了,我喜欢他好多东西。他的热爱和他的眼睛,他的游戏打得很好,就是现在还有一点儿年轻。给他一点儿时间,他一定能做得很好的,好不好?”


     张云雷托着自己的脸看着他。


     “那你呢?”


     “我要给他做辅助,然后看着他拿到世界冠军,拿到神之殿堂的金徽章。”杨九郎说到这里的时候仰起头看着自己头顶的路灯,昏黄的光正好洒在他的脸上,投出一点儿柔和的光圈来,在他的眸子里头折出的一点儿光点。


     是金色的。


    “然后呢。”张云雷没有很激动的样子,平平淡淡地问出了下一句。


    杨九郎低下头,眼睛直视着张云雷,里头却流露出了一点儿哀伤。他飞速地摇着头,喉咙口里头发出了类似于小动物呜咽似的声音,然后他看着张云雷的眼睛,一阵冷风从他们俩直接吹过去,杨九郎半醉半醒地说了一句。


    “没有然后了。”


军训偷闲!今天能更新!!!饮冰总算正正经经要谈上恋爱了(妈妈抹泪?)

军训教官名言:抱怨没用,喊报告。

太逗了准备速打一个一发完复健!

我一直很讨厌腿毛这个词,真正的创作者非常尊重自己的读者。会用这个词侮辱别人的读者,大概也没多在意自己的。还透出一股子要命的酸气。

我前几天还在和阿云说刚开始写文的日子,没读者没热度,还不是那么一天一天过来的。所以我们为什么如此痛恨所有的融梗剽窃。

我的孩子,亲生的孩子,花了无数的心血教的好好的让大家都喜欢他。

你凭什么让他管你喊妈。

 @云不散 阿云很棒,我爱你。

【九辫】饮冰(十七)(电竞au)

🌸大神郎儿x新人辫儿


🌸刚开学比较忙进度慢了dbq!


🌸爱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勿上升真人

(第一章到第二章戳链接嗷)

十七、


#

   杨九郎愣在了原地,他满肚子多的是话来堵张云雷的嘴。不管是擅自让他上了职业赛也好,还是选择在这个时候转型也好。他有的是办法让他的动机显得那么冠冕堂皇,把属于杨九郎自己的那点私心全埋在心里头,不管是关于八队,还是关于张云雷这个人。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张云雷会做的这样直白,导播在那一瞬间把画面切了出去。满堂喝彩,喧嚣吵闹的舞台,只有他们俩在的对站台空荡荡的就他们两个。


    其实亲吻很短,短到只是碰了一下就分开,杨九郎甚至没有体会出那个人的那瓣唇究竟是什么味道的就结束了。但是也长,长到张云雷脑子里头走过了杨九郎为他安排好的所有锦绣前程,精彩极了,他能站上最高荣誉的领奖台。


    而杨九郎在他身后。


    他奋力追赶了一整个青春的人转过身,轻轻地拉起了他的手。下雨的时候走在前,出彩虹的时候却又背过了手。


    你凭什么。


    张云雷气极了,一双眼睛红通通。他看着杨九郎,嘴唇动了动像是要说些什么,没出声,杨九郎从那两片薄唇里头读出了他想说的话。


    “凭什么。”


    张云雷把自己的键鼠从机子上头拔下来,装进了包里头。杨九郎沉着脸没有动,张云雷站起来,直挺挺的:“杨九郎,我……”


    张云雷的话还没说完,杨九郎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不是轻的,白皙的手腕上都出了红印子。杨九郎站起来,他们俩的个头一般高,身量也相似,甚至背后代表性的英雄都一样。


    势均力敌。


    从没有谁和谁的妥协和软弱。


    杨九郎看着张云雷的眼睛,看他要落下泪的红,看他撅得抿在一起的嘴唇,看他的委屈,看他的倔强,看他眼睛里头的他自己。张云雷的眼睛从来清澈,从青训营到职业赛,都干净得仿佛一汪泉水能见底。


     “我不是慈善家,我也不是老好人。”


     “我才二十二岁,不担心退役,也不担心能力。”


     “我不否认,一开始培养你确实想让你接这个位置,但是我没有想过这么快,也许过了三四年,我真的打不动了,才会把你推上来。”


    杨九郎说得很慢,有点像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但是抓着张云雷的手没松开,轻了一点儿,抓着的样子变得更像是揉。满腹的柔情给人转着手腕,刚刚那一把的消耗很大,张云雷的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一切都被提前了,因为选中的是你。”


     “提前的理由很简单,我喜欢你。”


    杨九郎能感受到自己这一句话出口的时候那个人脉搏的飞速跳动,是那种快要冲出血脉的欣喜。是欣喜吗?杨九郎其实也分不太清,但是他看着张云雷颤抖的肩膀,他很想给张云雷一个吻,因为没什么比肌肤之亲更能告诉一个孩子。


    这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但是现在不行,因为他的耳机里头已经传来了督导的催促,他们要上台拿这个赛季的第一场胜利。张云雷职业生涯的第一场胜利,这注定意义非常,杨九郎不想有任何一点儿的不完美。


    他有时候倔得自己都会害怕。


    但是张云雷不怕。


    他在杨九郎靠上来给他一个拥抱的时候,选择又在杨九郎的耳垂上吻了吻,那种地方敏感地很,杨九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小孩儿得逞似的跑远了。杨九郎有点儿傻,因为似乎这样的场面之后该有一个确认的答案,但是小孩儿没说。


    他想要一个答案吗?


    杨九郎摸了摸自己的耳垂,那里现在是火热滚烫的,红得能滴血。


    不用。


    他有。


#

    “请问战神是有彻底转型的计划吗?辅助类是您新的发展方向吗?是八队让您退位的吗?八队新的ad是他们找好的您的替代品吗?”


    电竞周刊的记者提问就像连珠炮一样往外迸射,杨九郎的脸色越来越沉,在听到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手指都在红绒布的桌面上摩擦。杨九郎抓着话筒。


    “首先,不是什么八队新的ad,张云雷是我们八队认为的非常优秀的职业选手,请各位记者给他应有的尊重。”杨九郎说这番话的时候,原本公关打造的笑面佛模样全没了,发言人咳嗽了几声都没能拉回来。坐在他身边的张云雷从桌子底下把手伸过去,在他的腿上轻轻拍了拍。


     “至于你前几个问题。”


     “无可奉告,但是别拿自己狭隘的思想,来侮辱我们八队之间的感情。今天的比赛八队赢了很高兴,我们做东,请各位媒体朋友移步庆功宴。”杨九郎的话一点儿一点儿往回收,到最后的时候脸上带着笑意。


    他们没动,发言人过来说了杨九郎两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媒体走得三三两两,当中留下一个小男孩儿,不是很大,十六七的年纪。像是粉丝,脸颊上还用贴纸贴着“wolf”,他仰起脸,叫住了准备离席的杨九郎。


    “战神。”


    “诶。”杨九郎回过头,他一眼就猜到他这张记者证大概就是偷的或是买来的。但是少年眼中的失望和怒火杂在一起,叫他不得不停下脚步,男孩儿开口的时候是哽咽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战神,你真的要做辅助吗?”


     “辅助不好吗?”


     杨九郎把手插进裤兜里头,屁股挨了一点儿桌子坐下,他看着这个愤怒的孩子,而张云雷在舞台的侧面看着他。


     “可是你是ad之王,是全世界最好的德莱文。”


     “那又怎样,你觉得今天张云雷打得不好吗?”


     “他打得很好,但他不是你,不是战神。”


     “对,他不是战神。”杨九郎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膀,“他为什么要跟我一样,他就是张云雷,真要叫,雷神不是还好听一点儿吗?”杨九郎摸摸鼻子笑了。


     “我理解,你这个年纪,很难理解一种叫做告别的东西。再说了,我也不是告别。你看到了,他打得很好,他有这样的能力,我有这样的能力,我们一起把八队带上冠军的位置,就是我要做的。”


    “可是……”


    “没有可是。”


    杨九郎打断了他,头都没有回,他十分自然地拉起了张云雷的走就往后台走,张云雷一直跟在他背后,一句话都没有,杨九郎停下脚步,看着张云雷,眼睛里头是一点儿温柔一点儿无奈。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


     “雷神这个外号好像不是很好听。”

我想通了。

因为今天月圆。

狼要变身月亮要亮。

Nmd中秋真好,希望每月十五都能有一次!

今晚只会说TMD的胡语。

失语症是由于特定脑区损伤而丧失产生语言或了解语言之能力;发音功能属正常,但不能说出有意义的语言。

太真了,我真的想跑。


【算是一个仓促的询问】

突然想蹭着我哥那个小精灵把小精灵的本子出了?毕竟好像大家很多人认识我都是因为精灵系列吧,但是又找不好时间。拒绝国庆的话哪个时间会比较好(?)筹备期最短都要半个月的所以别说现在!

然后就是大家更喜欢哪几只(?)

📍雪糕和牙仙还有起霜水割的两个小伙伴已经在醉乾坤出完了,这几个就不用说啦。

📍要出的话当然会有本子限定。